您的位置: 视界网> 璧山> 美丽璧山> 新闻正文

张本筑城 三街六巷 明清城墙 璧山:城区格局的历史变迁记

2015年06月16日 09:59 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我要评论(0) | 打印

图片7

图片6

图片5

图片8

璧山县城始建于何时?大家普通认同的观点是:从建县的唐朝开始。

但较为可惜的是,因为历史资料的湮灭,从唐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建县开始,一直到明成化十九年(公元1484年)的727年间,璧山县城的建设情况都无从考证。

而目前可以查证的资料,最早来自于清朝年间的《璧山县志》,而于此前,再无相关记载。

张本筑城 县城格局初具雏形 

关于璧山县城建设的情况,目前可考证的,最早为明朝成化年间。

其实要了解这段历史,可以去看一看如今秀湖公园里的一幅浮雕墙——张本筑城。

张本何许人也?能在极其注重文脉修复的秀湖公园占一席之地,可见他在璧山千年历史上的地位。

这还得从一段典故说起。明成化十九年(公元1484年),宪宗皇帝采纳了丞相李贤的建议,恢复璧山县的建置。

走马上任的首任县令就是籍贯江西余干县的张本,面对撤销县治被荒废了180多年、面目全非的璧山县,张知县从明朝成化年一直干到弘治年,先是修建县府衙、学校和其它相应设施,然后在璧山县城土围墙的断壁残垣上修筑石城墙。

从基础设施建设到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张本对璧山可以用“殚精竭虑”来形容。所以,后来的璧山人在一字千金的县志当中给他立传,更是把他列入名宦祠供后人祭拜。

当时修筑的县城石城墙,高5米,长2280米,按“4+1格局”设置城门。县城地理条件是坐西朝东,因此东面有两道城门,正门叫迎恩门(大东门),另一道叫小东门。西门叫临高门(后寺坡上),南门叫拱秀门,北门叫演武门(外面历来是驻军的地方)。

对于这一事件,清同治四年《璧山县志》的记载是“璧山旧系土城,明成化中知县张本,砌石城高一丈五尺,周三里八分,计六百八十四丈。城内三街六巷门五,东曰迎恩,又一曰小东门;西曰临高;南曰拱秀;北曰演武。明末圮”。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到了明朝末年的战乱时期,这些城墙和城门也几乎毁损了。

明清浩劫 “三街六巷”形制仍在

时代更迭,到了清代,璧山县城状况如何?

乾隆《璧山县志》记载:“国朝初,归并永川。雍正八年复设,尚未修理。”乾隆《璧山县志》为当时的县令黄在中主持编纂,而该县志的成书时间为乾隆七年,其中没有重修璧山县城的记载。

由此可知,直到乾隆七年(公元1743年),璧山县城仍然是明成化年间张本时代“三街六巷”的形制。

据1983年绘制璧山县城图的城乡建委老干部冯治中回忆,“三街”即北正街、南大街和通往迎恩门的大东街,大概位置相当于现在的中山北路、中山南路和向阳街西段。“六巷”即东巷、西巷、南巷、北巷、大巷、一人巷。现仅存一人巷地名。

当时的璧山县城十分破败,到了什么境地呢?乾隆《璧山县志》关于县署的记载为:“国朝初年归并永川前,县因旧基修公馆三间,为驻足所。雍正六年复设,因县城残破,衙署无存,寄治来凤驿。雍正十年,县令许绍熙奉文修建。”

从上面的文字可以得知,明末清初的璧山县城,在一次次兵荒马乱的浩劫中几乎沦落得一片荒凉,不要说民房,就是县衙也没有,只好在旧的县衙基础上修了三间屋作为县令落脚之地,所以在康熙初年不得不撤销璧山县建制。而一直到雍正七年璧山恢复建县时,连这三间房子也没有了,因此不得不把县署暂时安放在来凤驿。直到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才重新修建了县署。

高墙壁垒 战乱年代经受考验

璧山的城墙自从明朝末年毁掉以后,“墙垮垮”的历史一直在延续。雍正七年至乾隆三十四年,虽然璧山知县署挂牌了,但先后到璧山的13任知县都没有把修建城墙排上重要日程。

而其中的原因很复杂,有把修知县衙门作为工作重心的,有把兴修学堂、书院、文庙作为头等大事的。就这样,璧山破旧的城墙一直延续了140年之久。

直到清朝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湖北籍的璧山知县蔡宗建把修建城墙作为第一号重点工程,择吉开工。

清嘉庆《璧山县志》载:“至乾隆三十五年,邑令蔡宗建增修,至吴令淳龄告成,周围计三里零四分,共长六百一十四丈二尺,高一丈八尺,脚宽一丈二尺,顶宽一丈一尺,垛口共一千二百三十二个,东南西北墩基共长一十二丈八尺零,每门地基三丈六尺,东门至南门九十二丈四尺,南门至西门二百零四丈五尺,西门至北门一百丈零五尺,北门至大东门二百一十三丈八尺,每门城楼名号仍旧。”

从以上文字可以看出,此次县城的复建和加固经历了两任知县。据相关典故获悉,蔡宗建的继任者吴淳龄是第二次任璧山的县令,对璧山的地情、民情和政情都十分了解。

所以,吴淳龄在上任后保持了工作的连续性,继续上一任知县确定的重点工程项目——补修城墙。集中人力、物力、财力,两三年就大功告成,新城墙、新县城,石城墙格局蔚为壮观。

事后也证明,高墙壁垒的璧山石城墙在近代的冷兵器时代和现代的战乱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民国六年的滇军袭扰璧山,民国十年土匪打劫到璧山,民国十二年元旦节福禄场的土匪罗俊杰乘驻军换防之际偷袭璧山,还有解放初期1950年福禄西山土匪张绍良攻打璧山县城等等,都经受住了考验。

直到20世纪90年代,城墙退出历史舞台,小东门至大东门一带的城墙残壁被完全撤除。

拓展空间 大城市框架已然成型

“好个璧山城,不拢不见城。”这是后来人们对璧山县城的见闻。原因是以前璧山县城地域狭小,加上北、西、南三面都有山坡挡住视线,东面稍显开阔但有璧南河阻隔,交通不便,以致无论你从哪个方向来,如果没有走近城门,是看不见璧山县城的。

鉴于璧山县城地理条件所限,以至于以后在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改革开放之前,都基本保留了明清时期县城的格局。

据成书于1991年的《璧山县城乡建设志》记载:民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后较长一个时期,基本是以西面凤凰山为后山,东面以璧江(今璧南河)、南北分别以南门和北门小河为界的区域构成了县城的主体。

2009年,璧山提出了“绿岛新区”的概念。为此,委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完成了继东莞、昆山之后的全国第三个县域空间发展规划。

此后的五年时间,遵循“一年成势、 三年成型 、五年成城”的建设轨迹,璧山人纵情山水间,以“一张蓝图干到底”的气魄和坚守,1800多个日夜的砥砺奋进,让梦想照进现实,让纸上蓝图得以真实呈现。如今,50平方公里大城市框架已然成型,一座品质卓越、交通便捷、功能完善、宜居宜业、绿色生态的绿岛新区已跃然眼前。

( 编辑: 杨毅然 )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