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视界网> 璧山> 美丽璧山> 新闻正文

无声世界里的梦想舞步

——璧山区特殊教育学校舞蹈特色教育纪略

2015年09月23日 13:37 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我要评论(0) | 打印
导读: 。“不到终点,不准流下眼泪。要把最震撼的呐喊留在灿烂瞬间!”在充满阳光与活力的舞姿中,孩子响亮“唱”出自己的心声,有力扇动着梦想高飞的翅膀。

6

5

4

7

9月22日,在微微细雨中,初秋凉意渐起。此时,在璧山区特殊教育学校的律动厅里,却依然是一片火热的景象。“我要高飞,到天空的顶点。我要飞到无人能及的世界。”伴随着动感的音乐节拍,该校舞蹈队的20余名孩子正全情投入地舞动着,挂着汗水的笑脸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孩子们所练习的这支舞蹈,名为《梦想高飞》。9月8日,在市残联的组织下,孩子们在市群众艺术馆将这支舞蹈进行了录制,并将选送至北京参评“第七届全国特教学校学生艺术汇演”。

这些年来,该校已多次在全国性汇演中获奖:2000年舞蹈《吆蝗虫》获第二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银奖;2001年舞蹈《山娃闹春》获第五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一等奖;2004年舞蹈《金龙舞春》、《闹春莲箫》分获全国少儿舞蹈金、银奖;2009年舞蹈《伙伴》获第七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三等奖。正是如此,该校被中残联授予了全国特殊艺术人才培训基地称号。

泥地上跳出的全国银奖

“要是没有2000年的获奖,很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该校从事舞蹈教学时间最长的老师兰利说。

在兰利的记忆中,自己1997年刚进学校那会儿,学校还只是单纯按照教学任务教孩子们一些非常简单的儿童舞。

1998年,当时的县残联准备推选该校去参加市里举行的残疾人文艺汇演。这让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们既兴奋,又忐忑,之前可从未参加过这种大型的文艺汇演。

由于当时学校里大多数孩子都是农村娃,于是老师们决定准备一支比较有乡土气息的舞蹈。同请来的编舞老师多次沟通协商后,最终敲定了《吆蝗虫》。于是,师生们开始了长达3个月的苦练。

对于失去听力的残疾孩子来说,跳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何才能感受音乐的节拍,这是最大的问题。

由于舞蹈室太过狭小,师生们的排练一般都是在学校操场上进行。“为了让孩子们‘听’到节拍,老师们一边用收录机放着磁带,一边用手在他们身上打着节拍,让他们用身体来感受音乐的旋律。”兰利说。

排练舞蹈少不了要在地上摸爬滚打,但当时的学校操场却是坑坑洼洼,满是泥土。老师们想了个办法,在地上铺了层塑料薄膜,但没几下就被弄破了。每次排练下来,师生们身上不但全是泥土,还经常“挂彩”,但大家谁也不在乎。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不久后的文艺汇演上,孩子们精彩的演出折服了所有评委,获得了一等奖,并于2000年被推选至第二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最终斩获银奖。

“在全国比赛中获得银奖,让孩子们树立了强烈的自信心。”兰利说,还记得当时舞蹈队里一名叫徐静的小姑娘,个子矮小、性格非常内向,老师和同学们几乎都没见她笑过。而获奖以后,感觉她整个人都变了,性格开朗多了,脸上也挂起了灿烂的笑容。

“我们在教学工作中有一个重点,就是帮助孩子们走出自卑,树立起自信,让他们走出阴翳,拥抱阳光。孩子们的可喜变化,让大家都眼前一亮。于是学校决定将舞蹈当做一项特色教育来抓。”兰利说。

三代舞蹈室见证幸福历程

“这些年来,国家对残疾人教育事业越来越重视,区党委、区政府对学校的投入也不断加大。现在我们学校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土操场变为了塑胶操场,舞蹈室也升级到了第三代。”兰利笑着说道。

第一代的舞蹈室,仅有20个平方左右,而且是水泥地板,根本不适合练舞,且室内仅有一台风琴。2000年,新舞蹈室面积达到了近50平方米,铺上了木地板,风琴也变为了钢琴,孩子再也不用去操场练舞了。

而到了2013年,第三代舞蹈室闪亮登场,它不但有了一个好听的新名字——律动厅,而且里面配置的各种设施更是“高大上”。

这个面积约200平方米的律动厅,采用复合木地板下安装二次环回网阵式振动激励源,配合多感觉律动调音台、多感觉律动激励器、k型磁感应系统、顶视频率光灯等,共同搭建起一个现代化的多感觉形体训练教室。

简而言之,就是利用声学、电学、光学、振动学原理,随着音乐节拍、地板颤动、灯光闪烁,让孩子们从颤动和灯光中感知音律。

听完介绍后,记者忍不住站到律动厅里体验了一下。当音乐响起时,明显感到脚下的地板开始振动,且震动的节奏强弱与音乐的节拍音调保持一致。此时四周墙上的灯带和彩灯也随之变幻闪烁,头顶上的频率光灯开始交替发出黄、红、蓝光。这三种颜色分别对应中、高、低三种音调。

现代化的律动厅,不仅让舞蹈教学事半功倍,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对于音乐之美有了全新体验。不仅是舞蹈队的队员,学校里的其他孩子也都喜欢上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兰利说:“还记得律动厅刚投用没多久,班上一个孩子上完舞蹈课后哭了起来。当我问他为什么哭时,他用颤抖的手对我‘说’,老师,我终于‘听’到音乐了。”

转变舞风为梦想高飞

《吆蝗虫》、《山娃闹春》、《金龙舞春》、《闹春莲箫》的接连获奖,并没有让特校的老师们骄傲自满,而是不断思索还有何欠缺之处。

“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家明显感觉到,虽然乡土风格的舞蹈比较容易获奖,但是却与现代青少年的审美和喜好有些脱节。是继续保持现状一味求稳,还是转变风格,跳更具有时代感,更能与孩子们产生‘共鸣’的舞蹈?我们最终选择了后者。”该校负责舞蹈教学的副校长鲍晓娇说。

今年,第七届全国特教学校学生艺术汇演将在北京举行。市残联对璧山区特殊教育学校寄予厚望,希望其能够拿出一个高质量的舞蹈节目,竞逐此次汇演。

这次,老师们大胆地决定,推出一个能够充分展示出残疾孩子勇敢快乐坚强的街舞风格作品。区残联得知此事后,立即牵线搭桥,与市歌舞团取得了联系。通过特殊教育学校与市歌舞团双方的多次沟通协作,最终创作出《梦想高飞》。

虽然过去几乎没有接触过街舞,但洋溢着青春与梦想的歌词,动感十足激情澎湃的节奏,迅速抓住了孩子们的心。孩子们高兴地表示,这就是我们想要跳的舞蹈!

由于节奏快,动作幅度大,《梦想高飞》的排练要比过去的舞蹈难度大很多,几乎每一个动作都必须得练上几百次。孩子们虽然觉得累,但却没有一人退缩。

最终,《梦想高飞》成功跻身我市选择上送的3个舞蹈节目之一,现已将录制的视频报送到中残联。

对于此次评选的结果,师生们在充满期待的同时,又显得十分淡定。“选择这支舞蹈,并不是单纯为了获奖,而是为了点燃更多残疾孩子心中的梦想!”鲍晓娇说。

而孩子们也都早已在舞蹈中,收获了比荣耀更重要的东西。

曾经意志薄弱,一遇到困难就退缩的7年级学生晏新宇骄傲地说:“我再也不会轻言放弃,我要全力以赴,实现自己的每一个梦想。”

同在7年级的学生兰付川,在舞蹈中找回了自信,“我曾因残疾而颇感自卑,但这次,我在舞台上看到,所有的观众都在为我鼓掌!我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

在职高班念高一的吕静悦说:“我们残疾孩子,也能在舞蹈中展示出自己的美丽。无论毕业后将走上怎样的工作岗位,我都会一直跳下去。”

当记者结束采访离开后,孩子们继续进行舞蹈练习。“不到终点,不准流下眼泪。要把最震撼的呐喊留在灿烂瞬间!”在充满阳光与活力的舞姿中,孩子响亮“唱”出自己的心声,有力扇动着梦想高飞的翅膀。

( 编辑: 牛牧 )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