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视界网> 璧山> 美丽璧山> 新闻正文

“王妈妈”和她的两个特殊孩子

2015年05月27日 15:42 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我要评论(0) | 打印

1

 

2

 

核心提示

他们是东关小学里最特殊的两个孩子,一个身体残疾,一个心理残疾。

他们或多动,或自闭,有时沉默不言,有时狂躁不安,有时还会嚎啕大哭,他们总是用特别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但是,无论他们是忧伤抑或孤独,开心或者难过,总有一双温柔的眼睛对着他们微笑,有一双温暖的手一直牵着他们前行。

她叫王玉兰,是这两个残疾孩子的班主任老师。在相处的3年多时间里,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入微的照顾、倾尽身心的疼爱,让她和这两个孩子建立起无比深厚的感情。

王玉兰成了这两个孩子在学校里的“妈妈”。

近日,记者走进校园,了解“王妈妈”和这两个孩子之间发生的种种。他们的情感、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经历,就像一部电影,感人至深而充满着爱的能量。

文瀚 残缺了听力 用爱去弥补

“文瀚今天十岁生日,我刚到学校接他,就看到有好几个同学正在追他,把蛋糕敷到他脸上,他们玩得好开心。问他蛋糕是哪里来的,他说是王老师买的,买了很大一个蛋糕,让全班同学给他庆祝生日。看到瀚瀚能和老师同学们愉快相处,没有谁欺负他,我们作为家长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5月8日,记者在东关小学见到了文瀚的母亲,她几乎是哭着说完这段话的。

文瀚患有听力一级残疾,要很大声才能听见,说话说不明白。

“文瀚在一岁的时候,被诊断为分泌性中耳炎,听力残缺。”文瀚的母亲说,文瀚上完幼儿园,老师就劝他去读特殊教育类学校。

“一想到文瀚不能像其他正常的孩子一样听话、说话、上学,我们就心如刀绞。”回忆起往昔的酸楚,文瀚的母亲泪如雨下。

“我们的孩子只是听力有问题,智力还是正常的,特殊教育类学校不是文瀚的最佳成长环境。求求您,王老师,您收下他吧!”2012年9月1日,开学第一天,文瀚的双亲带着文瀚找到了东关小学1年级2班的班主任老师王玉兰,他们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哀求着。

“把孩子放心交给我,我给你们带好!”这对年轻父母的执着与恳求,深深地打动了王玉兰,她从那一刻起就下定决心,要让文瀚像其他正常孩子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

第一次进教室,文瀚不敢进,王玉兰就牵着他的手,大大方方带他走上讲台,让全班同学为他鼓掌欢迎。那一天,文瀚没有作自我介绍,却把最开心的笑容送给了这群陌生而可爱的面孔。

文瀚在班里个子较高,起初坐教室后排。因为听不清,在上课时,他几乎不能跟着老师的节奏走,时常自言自语,还经常离开座位干扰其他同学,让他们陪他玩,这些举动让各科老师都头痛不已。

王玉兰干脆把文瀚调到了讲台边上坐,方便随时“招呼”。一旦文瀚有了“动作”,王玉兰就会提醒他:专心听课,等一下起来回答问题。

这样做的效果的确很好,每一次提醒后文瀚都专心听讲,在抽问时,他会把小手举得很高,积极参与问答。王玉兰也总会第一个让文瀚起来回答,回答正确后全班同学对他掌声鼓励。这时候,文瀚就会红着脸、得意地笑一笑,乖乖地坐到座位上,不再添乱。

可是时间久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上课时,老师在黑板上板书,文瀚也会跑到讲台上跟着“板书”,大家对他的“新招”都感到束手无策。

怎样既不让他扰乱课堂秩序,又能保护他的积极性?王玉兰想出的办法是:为文瀚专门配备一个小黑板!因此,在3年级2班上课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画面:老师在大黑板上板书,文瀚在旁边的小黑板上“板书”,老师写完,文瀚“下台”。

有时候,文瀚会不愿意听课,会开小差。王玉兰就让他抄写生字、课文,在他写完后,给他的作业本打上大大的“100分”,还会让他在教室的张贴栏上为自己“加”一个“五星”,当作奖励。

文瀚喜欢运动,篮球是他的最爱,王玉兰每天中午都会跟文瀚一起吃饭,然后陪他打球。在篮球场上,人们经常会见到这一大一小的身影,小的在投篮,大的站在旁边为他鼓掌、加油。篮球投进了,小人会欢呼着投入大人的怀抱,紧紧贴着她的胸膛,她们亲密的样子就像一对母子。

松豪 “星星的孩子” 爱心照亮他

在王玉兰的班上,还有这样一个孩子:他眼睛明亮却不愿和你对视,口齿清晰却不会和你交流,耳目明朗却总是充耳不闻,聪明伶俐却总要与你相违……他就是自闭症儿童——松豪。

自闭症也称孤独症,是一类以严重孤独、缺乏情感反应、语言发育障碍等反应为特征的发育障碍疾病。自闭症儿童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个世界,独自闪烁,因此也被称为“星星的孩子”。

“松豪从小就好动、不与人交流、不会表达,我行我素,在他两岁的时候被确诊为‘自闭症’。”松豪的外婆说,松豪在东关小学幼儿园读书期间,是由她全程陪读的,因为不陪读,没人能管得住他。

“你不用陪读了,我会把孩子照顾好!”在新生报到的那一天,王玉兰这样对松豪的外婆说。

丢书包、乱撒尿、抢手机、打游戏、吃东西不给钱、情绪波动大……松豪的一系列症状让松豪的家人都无所适从,王老师如何克服呢?

3年的时间过去了,王玉兰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开学第一天,松豪走进教室,只要是电器,他都要去触碰。电视遥控器、电脑、电灯,开着的他要关,关着的灯他要开,然后再捣弄一番。王玉兰和他互相追逐,在教室里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战役”的最后以王玉兰的手机被抢而告终。

松豪对电器的痴迷近乎狂热,尤其是电脑。在课堂上,每当有老师用多媒体教学的时候,他就会立马冲到讲台前玩电脑,开音乐、放电影、甚至打游戏,弄得大家都哭笑不得,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最初的那一段时间,王玉兰几乎是每节课都“陪同”他上课。她站在教室后面,松豪每一次“冲出”,她就立马实施“逮捕”,把他牵回到座位,跟他讲故事、陪他聊天,拿出糖果和小人书,分散他的注意力,哄他开心。这样做的结果是:松豪“冲”得不那么频繁了,到后来竟减少为下课才“冲”,而王玉兰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兜里随时带上糖果和图书。

松豪不与人交流,从不主动和同学一起玩耍,总是孤单地站在一旁。王玉兰就主动找他做游戏,带着他融入集体;牵着他一起跑步,做课间操;带他到办公室,陪他聊天、玩游戏。

下雨天,是王玉兰最担心的,因为松豪会不在意,他会玩耍得把自己的鞋子裤子全部打湿。以至于每次下雨,王玉兰都会去检查松豪的裤管,如果打湿了,就要通知松豪的家人来给他换掉。

沉默、孤独、狂躁是自闭症儿童的特点,松豪也不例外。他有时会突然放声高歌,有时哈哈大笑,或是不顾一切地乱跑乱撞,甚至嚎啕大哭,他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没人能够理解。

每当发生这种情况,王玉兰就会紧紧地把他搂入怀里,细声地安慰他,抚摸他的额头,为他擦去脸上的泪花。

渐渐地,松豪感受到了王玉兰的爱意,他也喜欢上了这个老师。在上课时,在走廊里,在操场上,只要王玉兰经过,他就会主动用自己的小手紧紧握住王玉兰的手,许久都不放开。

“孩子能够遇到王老师,是他的幸运,也是我们家庭的幸运。”在采访时,两个孩子的家长对记者说了几乎同样的一句话。

“全校都知道,这两个孩子是王老师的宝贝,她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们私底下都爱开她玩笑,叫她‘王妈妈’”。王玉兰的一位同事说。

“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我也曾烦恼、挣扎、纠结,但我觉得这就是责任,是一位老师应该给予的爱。能跟孩子们在一起,看着他们健康成长,我觉得幸福就是如此。”王玉兰说。(文中孩子名字均为化名)

 

( 编辑: 邓金浩然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