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视界网> 璧山> 美丽璧山> 新闻正文

璧山:三撤三建的历史足迹

2015年05月27日 15:44 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我要评论(0) | 打印
导读: 回望璧山1200余年的历史脚步,一路走来跌宕起伏。屡次撤销县治,又屡次重建;县域面积由设立之初的“周回六百里”缩水到“形似柳叶、四壁皆山”的狭长地带;明末清初战乱频发、人迹罕至……

3

温故知新,鉴往知来。为此,在《探寻世纪璧山人杰系列报道》之后,本报与区档案局联袂在“传承历史文脉、留住百姓乡愁”专栏继续推出《探寻珍藏档案尘封的记忆系列报道》。

我们将带你一起从文字和图片中,去领略古时王朝更迭的刀光剑影,聆听战争年代的隆隆炮火,了解伟人鲜为人知的一面,更能感受普通人生命中的闪光。

历史在这里还原,现场在这里重现,疑云在这里澄清,争论在这里平息……让我们一起走进档案的世界,打开尘封的记忆,细细品味其中的故事。

在璧山档案馆,保存着清代乾隆、嘉庆、同治三个版本的《璧山县志》。

走近这些珍贵的史册,翻开些许泛黄的志书,凭借其中斑驳的古汉字,我们可以透过历史的尘烟,回望璧山“三撤三建”的历史足迹。

行政管辖 在朝代更迭中变换

大禹——中华民族古时期的治水英雄。

在周朝成书的专著《尚书》中一篇名为《禹贡》的文章,其中记载大禹治国时期,国土被分为九州,即: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州。璧山这块土地就属于当时大禹统治下的梁州。

到了周代,璧山下辖于周武王分封的属国——巴国的疆域。周朝末期,群雄四起,最后被分为七国,其中的秦国在巴、蜀两国的战乱中乘机将二者灭掉,巴国变为秦国郡县制中的一个地方建制巴郡,一直到统一六国的秦朝,璧山于是当然成为其中的一个下辖区域。

而汉朝取代秦朝,璧山则属于当时益州的巴郡。东汉末年,刘备以汉室之胄自居在成都称帝章武,建立了三国鼎立中的蜀国,璧山此时成了蜀国的一块地盘。

几十年后,三国归晋,璧山又成了晋朝所属梁州的巴郡辖地。紧接而来南北朝时期的宋、齐两国,璧山再次成为益州下属的巴郡地。隋代,璧山这块土地辖于益州下属的巴县、江津二县。

由此可见,在周朝至隋朝的大约1700年间,璧山这片区域,一直在不断的朝代更迭中变换着自己所属的行政管辖。

直到一个空前的强盛时代——大唐王朝的开元天宝盛世之后,璧山作为一个县的建制,登上了历史的大舞台。并在此后的1200余年的漫长岁月里,“璧山”的县名及县治,薪火传递,代代因袭。

初建县治 登上历史的大舞台

公元757年,唐至德二年,“壁山”建置。

建县起始正式名称叫“壁山”县,是壁立千仞的“壁”。

唐朝出了一本专门介绍郡县的书籍,叫《元和郡县图志》。上面的文字清晰记载:“川中有一孤山,西北二面险峻,东南面稍平,土人号为重壁山(今茅莱山),至德二年(公元757年)置县,因山为名。唐置县时,隶属渝州。”

同时,其中记载,“壁山”是从巴县、万寿、江津三县中划出一块地盘设立,包括今天的璧山区、永川区、北碚区和沙坪坝区含谷区域。19年后的唐朝大历十一年(776年),分“壁山”西南部分地置永川县。

至于为什么在此时要割三县地而建立一个新的县级行政区划,从史册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唐《元和郡县图志》载:“璧山故县:元和志,县东北至州一百八十里,本江津、万寿、巴三县地。四面高山,中央平地,周回约二百里。天宝中,诸州逃户均投此营种,至德二载置县,因山名。”

珍贵的档案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历史信息:在天宝年间,很多州县逃难的人都投奔到璧山经营、耕种。

是什么原因使天宝年间出现很多人逃难到璧山这块地方的情况?追溯历史事件,唐玄宗天宝14年(公元755年),安禄山起兵,掀起了长达7年的“安史之乱”。第二年,玄宗皇帝在带领朝廷官员、宫中人等逃蜀过程中,写下了“马嵬驿兵变”的血泪史。

皇帝都逃,平民百姓当然也会趁机远走避难。包括璧山在内的巴渝地区人口大量集聚,社会管理、行政事务必然增加,所以划地而建新的行政区域成了自然的事,于是,璧山县诞生了。

屡次撤建 战火纷飞杳无人烟

璧山建制成县后至今,一路走来,又有怎样的坎坷呢?轻拭去志书上的尘埃,我们依然可以找到难以割舍的沉重记忆。

最为沉重的历史记忆是元朝和清朝初年的两次撤县,璧山这块土地有215年都是在巴县和永川县的管辖之下。而伴随两次撤县事件,璧山疆域也屡次“缩水”。

璧山在元朝至元二十二年(公元1285年)被第一次撤销县级建制,并入巴县。

同治四年版璧山县志文字记载:“元至元二十二年并入巴县……元统志以地广人稀并入巴县”

从正式建县到第一次被撤并,璧山作为一个县存在了528年。

如果说璧山建县是恰逢大唐盛世,那么撤县却是因为战乱频发。只不过这次是由于战争在巴蜀地区,又特别是璧山地区消耗了大量的生命,人民生灵涂炭,即便当时的钓鱼城之战,由于紧邻璧山,战争的惨烈蹂躏亦足以使璧山赤地百里,杳无人烟。

战乱之地要恢复元气是需要时间的。直到115年后的明成化十九年(1483年),璧山复置,隶属重庆府。但原来璧山县所属青木关至含谷场一带区域,未能回到璧山。尽管如此,璧山的地盘还是相当的大,把青木关至北碚再到澄江镇一带算起,全县有十里百甲。

璧山第二次撤县,在明末清初被并入永川县。

明朝最后一任知县陆万程到璧山上任时,兵荒马乱的岁月,昔日熙熙攘攘的县城已经是十室九空。面对地动山摇的时局,陆万程也没有了鹏“程”“万”里的好心情,干了不久即回老家云南禄丰避祸去了。

陆知县带走的,不仅是他的绝望,还有璧山县的治权。

清同治四年《璧山县志》记载:“国朝并入永川,雍正七年复置。”“康熙六年,奉裁归永川县兼摄邑。”“户口尚少,停璧山县铨,以永并治之”。

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才又恢复璧山县的建制。而这次能够恢复璧山建制,与前次不同,则根本得益于以“湖广填四川”为标志的大移民。

璧山从雍正七年恢复县的建制又一路走来,跨越整个清朝中晚期、中华民国、社会主义新中国,直到285年后的公元2014年,璧山建制又一次发生改变。

撤县设区 迈向发展的“第二季”

三度兴废,数次易域,在1200余年的漫长时光中,璧山从未放弃属于她的历史坐标,以山的勇毅、水的坚韧,以璧山人披荆斩棘、躬耕不辍的精神,成就了一个闻名遐迩的“巴渝名邑”。

时光流转,季节来去。农耕文明的繁荣已成为过去,改革开放的大潮,涌动在璧山大地。如今,9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充满绿意的现代城市,如火如荼的璧山高新区,清新雅致的田园风光——璧山正朝着大力实施“三区一美”战略,高标准建设重庆“城市发展新区”的目标全速前进。

历史事件无穷多,但历史的笔却大气得多。2014年,璧山撤销县的建制,设立重庆市璧山区。置县千年的璧山,从此,“县”字退场,“区”字登台。

跨过“县”和“区”的门槛,璧山从历史“连续剧”的“第一季”迈向以城市建设为主要标志的“第二季”,从此踏上春意盎然的崭新旅程。

漫长的岁月将历史的荣光深埋于地下,崭新的希望在新兴的热土上振翅欲飞。千年文脉传承抒写着这座城市的雍容儒雅,四通八达新生血脉肩负着生生不息的发展使命,引领璧山迈向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

 

( 编辑: 邓金浩然 )
分享到: